《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明智的中立政策,使得丹麦在历史战争中免于受到其它国家那样的损失。与中欧相比,丹麦建筑遭到破坏最少,让人敬佩的是,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破坏自己的生存家园,这不禁让人想起中国那个“旧城改造”计划,人为地把那么多值得保留的城市记忆抹擦干净,甚至不放过有着深刻人文价值的古迹。

旧城改造一度成为旧城拆造,乌乎哀哉!

“旅行就是人生”。热爱出国旅行的安徒生在新港67号三楼居住多年的公寓里留下的这句名言,是我们正在他乡的旅行者最受用的一句话。安徒生的名字几乎是丹麦的同名词,独具一格的童话作品使他享有不可比拟的世界性声誉。他的作品被翻译成一百二十多种语言文字,他脍炙人口的童话名篇,如《卖火柴的小女孩》、《丑小鸭》、《皇帝的新装》、《海的女儿》、《夜莺》、《拇指姑娘》等风行世界,那历久弥新的魅力让亿万儿童的童年充满欢乐。

在国王新广场,孙志钧老师突然想起应该去新港的酒吧街看看,谢海用他那一贯调侃的口气随声附和:那太著名了,不去新港等于没来哥本哈根。当地朋友刚看了一下时间,老薛情急口气地说道,既然来……来了也不差这、这几分、分了。我不经朋友同意忙说,想去的跟着我速去速回,其余的留在原地找位置喝咖啡。

当地的朋友要控制下一站的到达时间,而异地的新鲜感尤其是画画人的好奇心总是嫌时间太少,更何况我们还要拍摄大量资料回国做书。

新港的河道是人工河,像中国的运河,目的就是加强哥本哈根市中心的商业活动,便于来自各地的商船运输货物,这条运河直通国王新广场。205年前盖起的红黄蓝各色连排房屋,至今仍旧独一无二地保留着。美丽如画的童话般环境和码头停泊的老式木船相交辉映,成为了哥本哈根的一道代表式风景。和欧式石头建筑相比,这里更充满活力和生活情趣,精致的路边餐馆和漂亮的宾馆比邻而列,露天酒吧里座无虚席,一些船只已被改造成餐馆、酒吧甚至剧院。

河道尽头,一只三米高的大铁锚告诉人们这是当初水手们酗酒的地方,很有意思的是,新港酒吧街和国王新广场的拐角处就是夏洛登堡,它从1753年起就是皇家美术学院,教授绘画、雕塑和建筑等。这里的画廊常举办著名艺术家的巡回展览,今天就有毕加索的绘画展。这禁不住让我想起杭州南山路上的中国美院和它对面典雅的酒吧别扭而执着地共存着,它和猎艳的老外,泡吧的年青人共同为精灵般的夜西湖披上高贵的华服。

5月31日 约特堡——挪威

在瑞典的海滨城市约特堡,我们见到了平生见过的最完整最清晰的彩虹,有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快慰。整个半圆,强烈而优美地横跨在城市和山脉之间,之所以用“强烈”两个字,是因为空气的纯净使得能见度相当的高,之所以用“优美”,是因为彩虹的绚丽和周围环境的无比协调。为了拍摄彩虹和一组海边雕塑结合的画面,我和宝利老师、志钧老师不惜牺牲,横穿一条宽阔的快车道,以大红抽象带状雕塑为前景,海边停泊的海盗船为中景,彩虹为远景,一阵狂拍,原以为彩虹会立即消失,那知当我们仨兴奋地回到车边,彩虹仍然高挂天上。有一点很显眼,那就是我们的兴奋对比出当地人的熟视无睹,他们肯定见多了这样的彩虹。

让他们同样视而不见的是我们这一帮亚洲人。就算我们开了欧洲牌照的车和有老外陪着也不管,因为他们连自己人也不太顾问。高福利和高收入使他们悠哉、惬意地生活着。随处可见相拥而吻的情侣,让我们东方人惊羡不已。

说到吻,我问大家吻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发源的,并将古希腊斗士远征归来首先要吻妻子是否喝了酒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因为那时他们的法律中女子喝酒和偷情是要被处于死刑的。谢海说我是瞎编的,夫人又说我是为了讲给三位女士听的,亏他们还是学历史的。

从瑞典进入挪威,在肥沃辽阔的北欧大地,笔直的高速公路汽车只能走70码,并且他们都已经习惯于自觉。喜欢开快车的宝利老师只好睡觉,“眼不见为快”。

噢,胡宝利老师开快车是业内闻名的,曾经从温州开200-210码用三个小时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到杭州,一路的电子眼摄下罚单无数,这是用另一种形式考察万良兄在当地的人际关系。今番来到北欧,不踏上一脚油门可惜了,原因是驾照没有在国内公证。

下次出国有机会用车的话,先在国内把驾照公证好,便可在拿破仑踏过的欧洲大地上驰骋一番。

挪威的日落时间为晚上十点半,所以回到挪威十一点半时,天空还是蓝蓝的,到半夜二点都不会黑,四点天又开始亮了,就像课本里讲的“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如果没有窗帘,不习惯的我们根本无法进入深睡眠。

挪威北部靠近北极,一年中有5个月没有黑夜,全是白天,而5个月没有白天,就是24小时都是黑夜,也够难受的。原来“暗无天日”就指这里,可是生活在“暗无天日”里的人们照常上班、学习和生活,且乐此不疲,事实可以证明。因为有5000华人在挪威定居,而在中国的挪威人据说只有不到1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