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镛先生(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孙海峰现为浙江画院山水工作室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他曾随海宁老画家沈红茶学画,在杭州艺校就读,在中国画研究院研究生班结业,又在姜宝林精英班深造,打下了坚实的山水画基础。他富有才华、悟性和灵气,喜欢猎奇、变化和挑战,在山水画创作上不断探索,渐至佳境。他前年的“线描系列”等作品,显然受到了导师姜宝林独创的“白描现代山水”的影响,但他主要是学习导师的创新精神和构成理念,而不是简单地模仿笔墨和现代形式。导师鼓励他多读书,多练字,精研笔墨,厚积薄发,追求苍茫浑厚的精神境界,把南方浙派的笔墨传统与北方山水的雄强大气结合起来。他的“西湖忆写系列”多画夜景的密林,“青藏系列”多写险峻的群山,为了营造幽深的意境和神秘的氛围,他借鉴了导师的导师李可染先生的黑白处理和逆光手法。除了在江南密林、北方山川和青藏高原写生,他还到国外写生,拓宽了山水画的题材,而不同的题材他能采用不同的笔墨来表现,便拓宽了山水画创新空间的可能性,他正在逐渐形成南北融合、中西融会的山水画特色。我很期待他通过不断的探索最终形成的自我风貌。

梁江先生(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博士生导师):

对于孙海峰技术不是问题,他是很肯下功夫的人,画上面下的功夫也是很大的,画面效果也是很好的。但是看孙海峰的画比较累,有时候态度过份认真也不行。画的认真可以,但不能让别人看的太累,他的疏、密都是平均用力,平均用力就没有喘气的机会,我曾与他当面说我的看法,画面上密的也好,疏的也好,需找一些虚的东西来衬托,要有一点节奏感。就象弹琵琶一样,做到大珠、小珠落玉盘那就精彩了,有时候突然的嘎然而止,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论技术,孙海峰完全没有问题,当然,他那些写生的作品略好一些,没有那么紧,感到很放松,也许对于创作感悟他还没有完全进入一种状态。一旦进入了,找到自己的理想状态了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薛永年(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孙海峰的山水,亦清秀,亦苍茫,亦写意,亦写实,善学宝林及各家之长,师于心源而发于造化,融入自家感悟而生气氤氲。

郑工(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譬如孙海峰在所作的《青藏》系列中强调气氛的营造和画面形式的把握,《胸中丘壑》系列则利用可染式的用光和他导师宝林式的结体来探讨笔墨的可能性,还有类似像《知己知彼》《武夷飞瀑》,等以探索线条结构,画面张力的作品,结构缜密,气象开阔而他的笔墨在层层沉积中依然可见一种灵思。他喜欢“黑”,喜欢透,喜欢“郁郁葱葱”、“苍苍茫茫”,情至深处已无法淡化。

吕品田先生(著名美术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孙海峰的画是由好几部分构成的,其中这批学的是写生的路子,西画写生的感觉;还有一种是跟老师学的,带有一种装饰性构成的味道,还有一些我觉得有一点象卢禹舜的写生方法还有一些画面象贾又福的大块面处理,还有些大山大水作品,象西藏的一个画家,我认为孙海峰这个画家,他现在所处在的地位比较活跃,艺术的兴趣也比较广泛,他在做多方面的探索,在试路子,绘画的各种可能性他都努力在尝试,这肯定是好事,他一直在思考,风格没有定型,可以说从他个人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来说没有定型是好事。这就是说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这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现在他也要有所思考有所定型,应该从自己的内心中出发,能够找到一种契合自己发展的形式趣味,通过自己的人生履历,生活体验,找到从自我的角度出发,能够最贴切的最能表现他的优势的方法。在他的年龄阶段,应该摆脱那种左冲右突的徘徊或者一种奔突的状态。而是要咬定青山不放松,沿着一个东西挖深、做透,只要做下去是会很有前途的。

李一(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术理论家、《美术观察》主编)

孙海峰笔下的丘壑,笔墨酣畅,气势磅礴,其《晓月惊鸦》表现出了西部旷野或者深山老林的浑沌之境和勃郁生气,很有感觉。

刘庭龙先生(著名美术理论家)

海宁海峰,画坛一龙,古今涉猎,南北交融。写实山水源于写生意象山水得之性灵,敢用重墨,气势如虹。求新求变,时代心胸。